專業資訊

專業資訊

治療性騎乘 2018-12-08

馬匹輔助活動與治療應用於泛自閉症障礙兒童與青少年之文獻回顧

文/汪子瑄 2018年早療論文大會發表 背景與目的:馬匹輔助活動與治療可區分為馬匹輔助活動和馬匹輔助治療兩大部分。其中,馬匹輔助活動泛指任何在馬匹周圍所進行的活動,例如:治療性騎乘、互動性馬背體操、馬匹輔助學習等。而馬匹輔助治療則必須由醫療專業人員執行,以功能和參與為主要目標。在國內,泛自閉症障礙族群已成為馬匹輔助活動與治療的第二大服務對象,僅次於腦性麻痺族群。根據Peters與Wood(2017)針對2015年前所進行的系統性文獻回顧,發現自2003年此領域才有首篇發表於同儕審查期刊之研究,所回顧的33篇研究中共採取9種介入模式,並在感覺處理、社交、溝通、行為等領域得到正面結果。本文之目的為回顧近3年之研究結果,以提供臨床人員較佳的執業參考。 方法:以「equine」、「hippotherapy」、「horse」和「autism」為關鍵字,於PubMed搜尋2016-2018年之文獻,僅選取以英文發表之原創性量化研究,再根據研究方法、介入模式、介入方法、成效進行分類探討。 結果:最後選取的6篇研究中,在研究方法部分,其中有2篇研究為大型RCT研究的次族群再分析和6個月的長期追蹤報告,剩下的4篇分別採用單組前後測設計、病例對照研究、隨機對照試驗、單一受試者研究法。介入模式部分,只有1篇研究為馬匹輔助職能治療,其他皆為治療性騎乘活動。介入方法部分,所有治療性騎乘活動皆為3-5人的小團體,除了1篇研究的課程時間長達3小時之外,其餘皆介於45-70分鐘,包含的活動除了騎馬、持韁與控制馬匹方向之外,還包括刷馬、備馬、領馬、餵馬等活動,課程的提供者為治療性騎乘教練、馬術教練或受訓後的志工。馬匹輔助職能治療則是由職能治療師主導,以一對一的方式進行,每次長度為45-60分鐘,區分為馬背上與馬背下時間,馬背上活動以遊戲為主,不包含持韁與控制馬匹方向,強調以馬匹的動作調節前庭刺激。在成效部分,治療性騎乘活動對執行功能、社交、語言溝通、過動行為、激動不安行為、自閉症特質等面向有顯著效果,也有助於改善自閉症族群對自家寵物的態度和互動;馬匹輔助職能治療則明顯改善自閉症兒童的投入程度。 結論:透過回顧近期研究可知治療性騎乘與馬術治療對自閉症兒童與青少年的社交、溝通與行為具有正面效果,也發現雖然各國在執行馬匹輔助活動與治療的方式與人員皆略有不同,但是和國內較為熟悉的腦性麻痺族群相比,自閉症族群在介入時通常需要較長的課程時間、較高比例的馬背下活動、並以小團體的方式進行,強調與同儕和馬匹間的互動溝通。未來在服務泛自閉症障礙族群時,應據此修正介入方法以提升成效。   關鍵字:馬術治療、治療性騎乘、動物輔助、自閉症

馬術治療 2017-12-26

馬術治療對全面性發展遲緩兒童之應用與影響:以一位染色體異常兒童為例

文/汪子瑄 2017年早療論文大會發表 背景與目的:馬術治療是指治療師有目的性的操弄馬匹動作以誘發個案運用感覺系統、神經動作系統、認知系統來達到功能性的介入成效,馬術治療是個案整合照護計劃中的一環。馬匹慢步時所產生的動作是三維方向的,具有韻律性、一致性、高重複性與可預測性,可以挑戰個案的軀幹控制與平衡能力,同時改善個案姿勢並協調呼吸系統、幫助個案產生嗓音,馬匹動作更可以提供多感官的刺激,幫助個案調節至適當的覺醒程度、維持注意力並與人互動。本文目的在報告一位發展遲緩兒童接受馬術治療的過程和改變。 方法:本報告中之個案年齡為4歲2個月,診斷為體染色體部份缺失症候群合併發展遲緩,障礙類別為第一類、第七類重度。根據初評時的觀察,個案肌肉張力低,反應緩慢且感覺登錄量低,家長主述個案近2週才剛會放手走路,可以聽從少數簡單指令,但除了哭和笑之外極少發出聲音,喜歡前庭刺激,目前尚未就學。個案自105年9月開始接受為期10個月,共三期,每期12次的馬術治療課程,頻率為每週1次,每次30分鐘。考量個案狀況,治療師選擇步頻較快且背部動作較大的小馬(pony),並選用馬術治療專用的厚汗墊和雙把手治療性肚帶作為騎乘裝備。課程由一位接受美國馬術治療協會第二級課程的治療師主導,另有1位領馬員和1-2位陪走志工。 結果:在第一期課程時,個案因為不適應馬帽,每次上馬後的5-10分鐘都會哭泣,而在馬背上的姿勢會駝背且歪向左右,個案會主動抓握肚帶把手以維持平衡,且喜歡馬匹加速。因此,治療目標以穩定情緒和增強軀幹力量和平衡為主,鼓勵個案用一手拿取物品,並以加快馬匹步伐當作正增強。在第二期課程中,個案已經不會哭泣,可以不扶把手並維持坐姿平衡,也可以自行抓握物品5-10秒,但是在面向馬匹後方跨坐時仍需要用兩手支撐。在第三期課程結束時,個案已經可以面向馬匹後方坐並用雙手拿球,穩穩握住手中物品,開始展現伸手指物的動作,會發出一連串無意義的聲音,並偶爾模仿大人的聲音,並對於摸馬、拿、給、丟等指令做出正確且快速的反應。另外根據照顧者的描述,個案行走的距離、玩玩具的反應、生活自理以及與人互動的能力都有進步,因此個案家長計畫安排個案入學。 結論:有馬術治療專長的治療師可以利用馬匹獨特的動作,針對個案的需求,為個案營造一個適合學習與互動的狀態並給予難度適中的挑戰。發展遲緩兒童在接受馬術治療後,其感官知覺、動作、認知、溝通、社會互動、生活自理能力等面向皆有所成長。 關鍵字:馬術治療、馬匹輔助活動與治療、發展遲緩、染色體缺失  

身心障礙馬術運動 2017-10-08

替心智障礙者爭取參加帕拉馬術比賽的機會

第一屆國際心智障礙運動協會(INAS)帕拉馬術遠距視訊比賽   文/林嫵恬 Uta   背景與緣由 在國際上供身心障礙者參加的馬術運動有「帕拉馬術」及「特奧馬術」兩種。帕拉馬術主要提供肢體障礙者五個不同的體位分級,讓肢體能力狀況相近的選手在同一個平台上競賽,競爭相當激烈,想要進入四年一次的帕拉奧運比賽不只要達到符合參賽資格的成績門檻,也要累積年度比賽的積分。 特奧運動的精神則是鼓勵心智障礙者參與體育活動,因此馬術比賽提供多達12個項目,心智障礙運動員則按照自己目前騎馬的程度參加比賽,即便只是受過短期訓練的運動員也可以參賽,不見得要成為最優秀的選手才能取得參賽資格,而為了提供更多心智障礙者參與的機會,國際特奧會也限制每位選手最多僅能參加兩次夏季世界特奧運動會。因此,經過長期訓練培養的心智障礙選手在參加過兩次特奧後就沒有舞台可以發揮,是相當不公平的。 其實,心智障礙者原本是可以參加帕拉馬術比賽的,過去他們在體位分級系統中被歸類為舊制的3級(新制的4級)。不過,因為在雪梨帕運會上曾有其他運動項目被發現有一般人冒充心智障礙者混入比賽的情形,此後心智障礙者就被排除在帕奧比賽之外。   透過HETI研討會成立的工作小組 國際心智障礙者帕拉運動員體育協會(INAS)專為想參加最高等級比賽的心智障礙選手所設立,INAS已於今(2017)年決議將馬場馬術納入該會舉辦的運動項目中,這都是上一屆在台灣舉行的2015年HETI國際研討會的工作成果。 在該次大會上,我們特別邀請到INAS的資格委員會主席-Jan Burns教授為與會人員進行專題演講,她在倫敦帕奧會前,透過數據與研究成功確認田徑、游泳和乒乓球心智障礙者的參賽資格,讓這些運動項目的心智障礙選手重返帕奧的競賽殿堂。透過Jan Burns教授的協助,HETI和INAS共同成立一個工作小組,致力於將心智障礙者融入FEI的帕拉馬術管轄範圍內。 如上面所提,單純的心智障礙騎手原本的體位分級是3級(新制的4級),但是在2008年和2017年FEI重新修訂了路線,將困難度拉高,因此工作小組認為這級的路線可能已經不太適合心智障礙選手,需要考慮另外開闢一個等級。然而,由於國際帕奧委員會認為帕拉馬術所頒發的獎牌數量已經足夠,因此目前看來很難再開設另一個體位等級。 因此,工作小組決定先按照原來的規劃使用4級的路線。若一位心智障礙者也有可以分級在4級以下的肢體障礙,那他本來就可以參加帕拉馬術的比賽。目前,該工作小組在INAS的架構下先舉辦遠距錄影比賽,之後也打算以借用馬匹的方式舉辦國際帕拉馬術比賽,分析結果,並將其用來制定心智障礙騎士分級的基礎。 工作小組希望,若有INAS的會員國在國內按照INAS的規則舉辦心智障礙者帕拉馬術比賽,應把比賽結果提供給工作小組來分析,以便可以獲得更多的數據。為了使結果具公平性,賽事裁判應該是合格的帕拉馬術裁判。   初步成果與展望 第一屆INAS帕拉馬術遠距錄影比賽在2017年9月7日舉辦,共有5個國家9位選手參加比賽,其中5位選手騎兩匹馬參加比賽。選手必須先經過資格檢查、並被納入INAS的選手主列表後才能報名及寄比賽影片給主辦單位。鑑定及報名程序都要經過INAS的各國會員代表辦理,在台灣的窗口則是中華民國殘障運動體育總會。比賽及錄影規則請參考INAS網站上的資訊 (www.inas.org)。 今年台灣還沒有選手參加這項比賽,不過台灣馬術治療中心的葉金忠選手正在練習這場比賽的路線,希望明年可以跟世界馬術大國的選手們一較高下。對台灣這種馬術較不盛行的國家而言,帕拉馬術的選手幾乎都來自於接受馬術治療的腦性麻痺學員,因此選手來源相當有限,如果有心智障礙運動員的加入,將能擴展參加帕拉馬術的選手來源,也更有機會培養出代表國家的比賽團隊。

馬匹輔助教育 2015-10-08

桃麻戲劇營~馬背上的童話

文/詹淑雅 我們在2005年馬場製作了馬術戲劇—“國王嫁女兒”的戲目 ,陸續還推出相關營隊:像是2008金色駿馬,和2012年馬背上童話故事-小雪等等。 尤其這部“馬背上童話故事-小雪”,是我們經典劇,這部劇更在2013年受邀為35屆全國中正盃馬術錦標賽開幕演出,以及2012年5月桃麻結業活動表演,用不同的形式演出來詮釋這部戲。 這部劇源自於故事書<小雪>,作者NEUGEBAUER VERLAG 以小印地安人”小雪”與馬匹之間發生的故事為發展主軸,在故事裡, 敘述了要成為一位真正的印地安人必須經過騎馬、打獵、釣魚等等各項考驗。然而小雪在這些練習賽中,總是落後同伴一大截,在她非常難過,以為自己將沒有資格成為一名印地安人的時候,她遇見一匹受傷馬匹,她認真細心地照顧陪伴著她的馬匹,沒想到等馬匹康復後,她竟然也不經意地從中學會了騎馬、打獵、釣魚的各項能力,幫助她成為一個真正勇敢的印地安人,最後在酋長宣布下,小雪成為了一個名符其實的”印地安勇士”。就如同故事中一般,很多身心障礙的族群一樣,因為身體或是心智上的限制讓他們在生活中往往落後別人一截,而馬術治療也就像是故事中的馬匹一樣,可以藉著它穿越障礙的考驗與難關,成為一名勇敢騎士。 馬術戲劇提供一個腦性痲痺兒童的舞台─因為腦性麻痺患者最大的障礙往往就在於行動不便,容易跌倒,多數需要靠坐輪椅或拿拐杖行走,而這些卻都可以靠著馬匹克服。而室內馬場則是可以搖身一變,變身成為一個無障礙充滿光芒的耀眼舞台,藉著馬匹與戲劇的結合,讓腦性痲痺患者不需要輪椅也能借助馬匹行動自如地來展現戲劇魅力。讓他們騎坐馬背上,一方面可以讓他們在「舞台」上快速移動,另一方面同時驗收騎馬這項新學習到的能力,讓他們藉著舞台「表演」,結合並展現出一些治療課程與學習中所做過的活動及遊戲。 除了肢體上的不便,雖然我們起初也很擔心音效與演員對白清晰的問題,因為有很多腦麻兒童身體張力的不足同時也影響他們的說話能力,我們請到了腦麻大使黃筱智幫忙擔任說書人,增加戲劇各場之間的串聯性與流暢感。 為了增添表演氣氛,我們還邀請了媽媽們一起跳舞和唱我們的主題曲「印地安人歌曲」是由志工白家丞擔任現場主唱配合雨珊老師率領志工群演奏。雖然各自都參加過排練,不過只有在正式演出時,所有的演員才正式同時到齊。但音樂一響起,大家整齊劃一的表演,簡直high翻了全場。 除了努力表現的小朋友們,在這裡也要再次感謝默默付出的志工伙伴與家長們,從陪走、領馬、治裝、道具、裝飾馬匹、歌曲、演奏、到舞蹈,雖說沒有呈現在大家看的見的舞台上,但在舞台下全都是他們辛勤的參與與付出,從練習到演出每一次大型的馬術戲劇表演都是靠著全員的齊力幫忙,才能順利完成這樣一部部精彩無比,掌聲,笑聲與感動不斷的表演。